慢煮时光,不负流年

发表时间:2023/03/02  作者:*闲坐等清风*  浏览次数:668  

  时间煮雨,刹那惊雪。纵是,俗世繁花似锦,几多璀璨绚烂,也留不住指尖逝水流年。

  一溪水,装满云蒸霞蔚,也送走多少晨昏日月;一片叶,青绿构图,饱满山川,怎知,途径风雨考验,便已墨染成杏黄的诗笺。字里行间,水湄蒹葭,倚风经月,笑看世间白雪;郊野荒草,收露藏珠,愁与春风失约……

  笑与愁,得与失,存于一念。凭栏远望,千山瘦,长披万丈微岚;远水静,倒影孤雁长天。

  渐渐的,习惯接受了很多改变于不经意间。譬如,再也不为花瓣降帆、辞枝,而唤醒泪泉;再也不为枯叶的瘦骨嶙峋,而意兴阑珊;再也不为雾笼高楼冷笼窗,而神色黯然。离去是世事运行的必然,偶然的停留、驻足,岂能追求到生命的完满。

  相聚时,把盏言欢,相邀明月,宴请清风畅谈。离别时,轻折柳枝,相送陌上,转身天涯,看尽山外山。即便,置身山重水复的困境,栏杆拍遍,无人会,也要不失突困之心。须知,千折百回,久经炉炼的坎坷,终会将生命酝酿已久的沉默,化作响遏行云的呐喊。

  你的笑,谁都懂;你的泪,几人知。这是世事常态,也是遗憾。有时,兀自认为,年轻时可学点“无为”,放下心中丰盈的欲望,才好向着苍穹举翼。如果,长时间的执迷“拿起”,尘世花如海,你能摘几枝?

  青秧把田,看似退步,实则向前。风驰电掣的速度,源自下蹲发力的瞬间。

  人生如旅,路漫漫其修远。路途中,更多的风景需要我们的目光转向,观其两边。原来,花迷左右,鸟叫风前的美景,远胜怎么走也走不到的地平线。

  倒不如——

  轻捻一抹时光的暖,次第驱散心间的寒。春意融融,固然能折一支柳条,钓起微笑万千。但,万木凋敝,敞开双臂,静等飞雪,何尝不是一种清绝。辗转于冬的腹地,且轻藏千千心绪,莞尔面对尘世波澜,且支起生命的火炉,袅起红红火苗,沸腾心中的热血。

  笑剪一段岁月的安然,逐渐稀释心中的不满。很多时候,痴痴念念的春色总与萧瑟对接,执执迷迷的追逐又总会陷入“失去”的怪圈——总以为唾手可得,其实早已山回路转,朝暮不见;总以为咫尺之距,殊不知已成云泥相远。好在,哀叹秋光将尽时,哪知雪花也可改变尘寰。

  静守流年的宁馨,笑看俗世风云变幻。那些为生命勾勒的曲线,纵算奔逃,你摆脱不了成为那曲线上起起落落的点儿。但,正因如此,生命乐谱上那些跳跃的音符,终是因为沉沉浮浮,起起落落才有最为动人的节拍。犹似生命,正因云水漂泊与千回百转,寸心才更近月白风清的未来。

  转身,已是时光惊雪,梅花初见。愿,你我守心自暖,不负流年……
  (文/*闲坐等清风*)

查看评论[0]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