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时光

发表时间:2020-10-7  作者:为你!千千万万遍  浏览次数:158  

因为跟弟弟约好今天要去山上采松茸,激动的天还没有大亮我便起床了。正忙着家务的母亲见我下楼,愣了一下,然后问“起这么早要干嘛去?”,我说要跟弟弟去山上采松茸。见弟弟还没有起床,我对着他的卧室叫了两声,便下楼洗漱去了。

来到院内。抬头,天空有些灰濛濛的,但没有雨滴落下来,内心欣慰了不少。前面连续三天都是因为下雨,我上山采松茸的计划一直搁了又搁。离家在外时,我时常想念儿时与小伙伴们一起采挖松茸的地方,今天终于可以再次故地重游,内心满是激动。

我们一路向山上走去,沿途潺潺流动的溪水、整齐不一却各显特色的大石头,以及争艳在路边的花朵和繁茂的植被都是儿时记忆中的样子,但稍稍有些遗憾的是,原本就不平旷的山路因常年洪水冲刷或人为改造等原因,越发崎岖难走。

因为能够采到松茸的山只有两座,越往山里走碰到的同村村民就越多。大家见我一个休假在家的人也来采松茸显然有些惊讶,纷纷问道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我一一解释着只是想上来玩玩。一伙人,你一言我一语,相互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,时不时还发出阵阵笑声,不知疲倦。我因为平常喜静不喜动,这下只能气喘吁吁地跟在大家后面。

终于到了山脚下,大家懒散地躺在草地上休息。期间不知谁说起了我跟表哥小时候卖松茸时给家人谎报斤数,私买零食的事情,引得大家一阵发笑。确实,小时候最开心也最烧脑的事情便是每天去集市上卖松茸的时候了。跟现在小孩富裕的生活不同,我们小时候的零花钱和零食少之又少,所以对各种零食也额外贪嘴。记得,我跟表哥每次卖完松茸,便借着月光躺在离家不远的草丛里吃着偷买的零食,然后掰着手指算减下偷卖零食的钱后,应给家里说的松茸斤数和钱数。记忆中,表哥比我聪明,他算的很快,我算了又算,总是算不明白,最后还是得他帮我。有时候,采到的松茸实在卖不了几个钱无法再偷买零食时,我跟表哥便钻到领居家的豌豆田里偷吃豌豆,耳边是此起彼伏的青蛙叫声,奇怪的是从来没怕过。

休息过后,大家各自向山上散去,开始采挖松茸。因为山面实在陡峭,给我这个日常不喜动的人带来了很多不便,爬上去又滑下来,反反复复,索性踩着别人的脚印爬行,爬着,爬着,我发现整个山除了不远处的弟弟穿梭植被时发出的“莎莎”声外无其他任何声音,感觉刚跟你一起的伙伴都销声匿迹了。我问弟弟“他们都去哪里了?都没有声音”,弟弟说“人家会悄悄地采,害怕别人过去采他们的松茸伴”。( 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我笑了笑说“不会吧,现在的人都学坏了。我们小时候可不是这样”。小时候,跟小伙伴一起去采挖松茸,采到一个松茸,都要大声地把周边的小伙伴都叫过来,听到声音的小伙伴也是,都要连爬带滑地跑过去,那兴奋劲儿比自己采到松茸了还高兴。反观现在人们的这些想法,无法断然对或者错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人们的想法也会随之改变吧。

头顶着烈日,加上爬山弄得人汗流浃背。我招呼弟弟在一旁阴凉处休息片刻。我们的对面是采挖各种菌类的森林,我指着对面离山脚不远的几棵松树,对弟弟说“你看见那几棵松树了吗?那是你姐小时候放牧时最佳观测点。”弟弟笑着问,“怎么讲?”“小时候放牧时,刚好是各种野花盛开期,记得白色的花开得最茂盛。我不敢太往森林里钻,又要找那个全身花白的奶牛,我就爬到那棵最长的松树顶上找牛在哪里?每次都能找到牛的最佳位置。”

“没有掉下来过吗?”弟弟一脸好奇

“没有,小时候瘦啊,松树的枝节能撑得住我的身体”

“那待会儿要不要再去试一下”弟弟一脸嬉皮。

“还是算了吧。我这个体重爬上去估计树枝都要折断了”。

此时,山顶传来伙伴们的叫唤声,弟弟起身看了看,说“到饭点了,他们已经在烧茶了,我们也走吧。”

我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继续踩着弟弟的脚印向山顶爬去……

查看评论[0]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