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山里的春天

发表时间:2024/02/02  作者:杨求贵  浏览次数:204  
       当柔软的风吹过九连山的上空,嫩嫩的绿在不经意间吐放,我知道已是春天来了。
       连绵不断的雨好一阵子阻挡了春的脚步,远处山朦胧、水朦胧,我像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,被这恶劣的天气拦住,但依然掩饰不了探春的心。
       转眼就是三月,阳光与雨水轮番值守。风停雨住之际,湿漉漉的水蒸气在空气中弥漫。"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"春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和风雨的洗礼,铆足了劲,吹来了燕子叽叽喳喳的叫唤。小草揉醒半开半合的眼,门前的树上开满了一朵朵小红花。
       阳光终于探出羞涩的脑袋,关埂爷古道一直通往绿色的深处。走,看春去。我迫不及待地驾车而行,在春色铺满大地,放眼春色横飞的世界里,我沉醉在乡村的小道上。
       错过了桃花盛开,樱花飞舞,唯有我面前的山,翠莹莹的,一直等着我来,伸出有力的双臂,将我拥入怀抱。
       高山巍峨,层峦叠嶂。人们常说:最好的风景,莫过屋后有山,门前有水,一年四季有赏不完的风景。山离我住的地方不远,开着摩托一溜烟就到了。难得好天气,抽个空,扎身其中,芳香扑面而来,在这幽静的山林,怕是要惊了它的恬梦。但还是忍不住,那种探春的焦渴之心。在这被日月浸染的精华,何曾舍得错过!踏在歪歪斜斜的小径上,两旁的枝条慢腾腾地伸到了路中,雨珠在枝条上跳跃。看,前面的枫树,一大蓬绿铺天盖地,浅浅的似乎可以挤出水来,氤氲在山中。"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。"气温正好不冷不热,倍感清爽,比山下舒适多了。小小的花朵,红的、白的、绿的、黄的在山坡上静静开放。这些不具名的野花零零碎碎的,毫无争春之意,东一朵、西一朵,在草丛中,在树底下,点缀着葳蕤的草木,让大山多了一份妩媚而动人。
       越望深处走,避开了尘世的喧嚣。偶听得一两句脆脆的鸟叫声和淙淙的流水,这山林中的低吟浅唱是如此婉转动听,安抚着被山下捣乱的心灵。静,而不呆板;动,而不咶噪。树木与鸟与泉水和睦共处,为春天的芳华绘写着诗情画意。
       山中的春天,没有人工的刻意雕琢。原始的、古朴的毫无扭捏,像娴静的女子,知书达理,它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,默默地播撒着春天的气息。
       林中有一条古驿道,有石桌石凳供人小憩。深处有一座小庙,望着斑斑驳驳的墙体,不知在这里度过了多少个岁月春秋。我的到来似乎打扰了它独自享受惯有的清幽。站在庙门口有一个豁口可以鸟瞰山下,透过薄薄的暮霭,山下的房子若隐若显,已腾起的炊烟将天空涂抹成灰色。而我的身后是山的绿,与天的蓝混然一体。山,就在脚下;天,就在眼前。云在轻盈的飘荡,悠悠的风从浓密的树隙中绕过来,置身这天然的氧巴,我在想,山里春给予我们的不仅仅是风景,疲倦的人们来到这里,有如一双无形的手在轻轻地给你按护,消除你春天昏昏欲睡的状态!
       这里的山有的是苍翠和黛绿,不像老家的山那么低矮,分别呈现出不同的春色。黄澄澄的油菜花和满山的红杜梋在老家的三月,构成一幅壮观的美景。我所客居的九连山腹地,春天比老家来得早些,桃花谢了,樱花也快接近尾声,唯有这里的大山,老家的山是无法比拟的。凝望,贯注眼前,虽没有春的斑斓,却拥有永不凋零的绿,在天地间自由奔放。
       走进深的山,阳光在林间穿梭,这里洗尽了尘世的铅华。一间小庙,让这里更多了一分肃静。如山之神,护佑着这里不被世风所侵蚀。
       庙旁有一株桃树,在灰白的墙边摇曳着,地上散落着片片桃花,像泪水一样滚动,风从耳畔拂过,不免让人有点伤感。我突然想到苏东坡的一首《蝶恋花》,"花褪残红青杏小,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枝上柳绵吹又少,天涯何处无芳草。墙里秋千桥外道,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笑渐不闻声浙悄,多情却被无情恼!"花已渐渐褪去,春光很快就要流失殆尽。诗人在惜叹生命的无常,而只有千秋架上的佳人永远惦记在心中,那才是心中不败的春天。可现实中,春色撩人,但稍纵即逝。大自然的春天可以四季轮换,而人生的春天呢?别过了,再也唤不回了!
       望着残落的花瓣,心中掠过一丝惆怅,花尚且如此,人又何必哀怨人生。凄凉难道不是一种唯美?每个人都曾拥抱过青春,就象我现在面对春天一样,有一阵花落的疼痛。
       春天是美好的,草长莺飞。尽管九连山的春与鄱阳湖畔的春,早了一个节拍,掉落的桃花引起我的伤感,但满目的春色依然到处都是。我庆幸,我还能抓住春天,勾起我心中的渴望。漫步山中,人随春走,春伴我行,如果再不来,怕是又要错过了春拼力吐翠的时光了。
       这里的山,很高但并不陡峭,沿着这条人工开出的古道,一直通向山下的青州,然后在青州又通向江西的龙南。古道逶迤,沿途风景旖旎,古木参天,怪石兀立。路一米见宽,行走极为方便。时而在山腰漫延,时而在山脊越过。飘出的石块上面时而会看到红艳艳的花,如天际降临的仙子,站在悬崖上翩翩起舞。在路旁不经意间,竹笋偷偷地探出了尖尖脑袋,裹着厚厚的暗黄的冬衣还未脱去,就争先恐后拱破了地皮,享受春天阳光的沐浴,细雨的滋润。
       流年飞渡,岁月静好。我在路旁的石凳上坐了下来,感觉春天来得太突然了。还没有好好地享受,春的脚步将我远远甩在身后。我只有紧追着,用心伫听花开的声音。这个春天,淅淅沥沥的雨下得太久了,雨压抑着心头的阴霾,宅在斗室间,无法感知春天的气息在大自然中轻盈流过。春天已经不多了,随着时光动荡,看,绿意内敛的山头已将春推向了高潮。绵延千里,摇撼着大地。
       天空中飘来一朵淡淡的云彩,挂在对面的树梢,离巢鸟儿似是倦了,兜着翅膀地向林中扑来。我静静地坐在石凳上,清香四溢伴着婉转的鸟叫声在周遭自由徜徉,我傻傻的、呆呆的一动不动,陶醉其中。
       山里的春天,没有成片的花海,但色彩丰富而细腻,瑰丽多姿不张扬,默默地奉献给大地,在春之日无私的昭示在人们的面前,给需要安静的你带来一份心灵的慰藉。
       夕阳西坠,天色开始暗淡,沿着刚刚走过的松软的山路,我已将山里的春天收藏在心底,成为我永恒的记忆!
查看评论[0]文章评论